您的位置:93年茅台酒回收_酒业资讯,酒类信息_梦酒信息网 > 招商展会 > 浏阳河深陷五粮液断奶风波:举步维艰 背巨额债

浏阳河深陷五粮液断奶风波:举步维艰 背巨额债

发布时间:2020-01-16 06:51编辑:招商展会浏览(86)

      。

      设立浏阳河酒业后,彭潮采用“借鸡生蛋”模式,选择与白酒行业巨头——五粮液(000587.SZ)合作,湖南中商公司还为五粮液旗下“五粮春”酒的湖南总代理。

      双方合作方式为:由五粮液生产浏阳河品牌系列酒,由浏阳河酒业负责品牌推广和市场营销,双方按照约定比例分享利润。不过,与五粮液旗下多数OEM厂商不同的是,彭潮方面独立持有浏阳河酒品牌。

      浏阳,是的故里,也是享誉海内外的“花炮之乡”,一首《浏阳河》,唱遍大江南北。在五粮液的“背书”下,浏阳河酒业凭借多位奥运冠军与超级女声的代言,竭力打造“名人、名河、名酒、名歌”的文化内涵,从全国“两会”指定用酒到奥运会庆功酒、博鳌亚洲论坛专用酒,浏阳河酒“风头”一时无双。

      浏阳河酒业对外宣传资料称:1999年,公司实现销售2000万元;2002年,销售突破10亿元;2006年,销售额攀升至20亿元。

      2007年是浏阳河酒业与五粮液8年OEM模式合作期满的时间。2006年,浏阳河酒业宣布,与浏阳市政府签署投资协议,拟在浏阳市永安镇打造一个国家级大型白酒生产基地,此举被业内看成浏阳河酒业“单飞”的前兆。

      “OEM模式为自身不产酒的浏阳河酒业带来了巨大成功,但也埋下深深的隐忧。”浏阳河酒业上述高管说,8年合同到期前,五粮液提出要么涨价,要么“断奶”的选择。“接受涨价,则意味着成本涨一块,终端就要涨四五块,市场受不了;不接受涨价,公司又没有自身的生产基地,等于扼住了脖子。”

      对于浏阳河酒业在浏阳设立生产基地的原因,彭潮多次对外宣称他的理想,“我始终抱有一种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,那就是让浏阳河酒重回浏阳河畔,实现浏阳河酒品牌文化的认祖归宗。”

      彭潮的规划是,在基地投资27.5亿元,建设浏阳河国际名酒城,占地面积1500亩,集五谷生产、粮食加工、印刷包装、仓储物流、文化旅游、名酒博览于一体,年生产能力达10万吨,年产值50亿元,实现利税5.5亿元,成为中南地区最大的白酒基地和中国酒文化的窗口。

      踉跄单飞:投身实业后的巨额债务

      5月22日,记者沿长永高速东行至浏阳市永安镇产业制造基地,一眼便看见右边荒山上伫立着“浏阳河酒大型生产基地”十个大字,在裸露的黄土边,连成一片的储存、包装、办公等区域虽气势恢宏,但大部分没有装修完毕,工厂门前的石头上赫然刻着:中国·湖南浏阳河酒厂。值班的门卫告诉记者,“工厂已经放假两三个月,只有不到十个人在值班,很久没有看到‘老板’(指彭潮)来过了。”

      浏阳河酒业已经举步维艰。

      实际上,自2006年斥巨资投入基地以来,浏阳河酒业就像一个酩酊醉汉在资本与实体间踉跄奔行,企业战略、人才管理、市场拓展、运行资本长期困扰着彭潮。

      2006年,彭潮首次对外透露上市计划,并为此从资本市场引入了一批“空降兵”。 因经营理念与制度设计等原因,“空降兵”与浏阳河酒业老臣产生冲突,直接导致20多位核心营销骨干集体辞职,分别去了金六福、白沙液、武陵源等竞争对手企业。“如果没有2007年发生的内讧,公司每年1亿余元的净利润,坚守两三年,把生产基地做起来,五粮液的‘断奶’事件就不至于被逐步放大。”浏阳河酒业一位要求匿名的高管认为。

      五粮液“断奶”后,在中低端市场浸淫多年的浏阳河酒业还对战略进行了调整,陆续推出九大品牌、不同度数、不同年份、不同包装等多达100余个品种的浏阳河酒,名目繁多,市场难辨雌雄,高端品牌市场未能遂愿,2008—2010年营收分别递减至13亿、12亿、7亿元。而上述高管对记者透露,“与五粮液分道扬镳后,公司的实际减速更大,最高年份的营收只有十个亿左右。”

      而生产基地就像一个巨大无比的“黑洞”,吞噬着浏阳河酒业仅有的利润,并形成巨额债务。浏阳河酒业的关联方、湖南中商集团原总经理李为章曾透露,“截至2008年底,浏阳河名酒城投资已达到6.4亿元,2009年需融资9亿元以上,其他平台融资也要增加3亿元以上。”

      2009年,浏阳河酒业 “借壳”通葡股份未获成功,浏阳河名酒城的投资跟着放缓。“事实上,2008年全球性金融危机爆发,银根开始缩紧,加剧了公司的财务危机。”浏阳河酒业上述高管说。

      一方面超负荷建设基地,另一方面走轻资产路线,复制五粮液OEM模式。“只是粗糙、简单地进行了复制。”已从浏阳河酒业离职后的营销骨干称,只要按照合同上交一定的品牌管理费,贴牌商不仅可以使用浏阳河酒品牌,而且可以开发自身的子品牌,产销均由贴牌商自己负责。“到后来,贴牌商太多,市场更加泛滥。”

      在金融危机的寒冬里,浏阳河酒业备受煎熬。2010年开始,市场传出浏阳河酒业资金链断裂的消息,管理层四处“化缘”。经记者多方证实,2011年8月上旬,已身陷“被双规”传言的湖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原局长冯伟林,竟亲自坐镇财务室,将1亿元资金划拨给了浏阳河酒业,称是“借给浏阳河酒业的救命钱”。8月16日,冯伟林因涉嫌严重违纪被立案调查。

      致命对赌:失败的最后一搏

      频繁与各路资本接触,浏阳河酒业财务危机终于得以缓解,但此次采用“对赌”的方式。

      2011年11月,浏阳河酒业资产与股权重组并以21.5亿元的估值引入多家PE,湖南高新创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“高新创投”)领衔7家盘根错节的机构投资者斥资约10亿元,占增资扩股后浏阳河酒业约36.56%的股权。其中,高新创投出资金额最大,为3.5亿元。

      彼时,浏阳河酒业旗下拥有1家酒厂、6家OEM厂商、6000余名促销员、1万余家经销商,2011年销售额约7亿元。彭潮曾表示,PE介入前,浏阳河酒业评估价值32.4亿元,但PE估值为21.5亿元,相当于半价处理。

      不止如此,PE还提出更为苛刻的要求。

      据记者获悉,彭潮和浏阳河酒业共同承诺:2012年销售收入不低于12亿元,净利润不低于3亿元;2013年销售收入不低于16亿元,净利润不低于4.2亿元;2014年销售收入不低于22亿元,净利润不低于6亿元。若公司2012—2014年经审计的净利润低于上述约定数额,那么每年低于部分的差价折合成相应股份,由控股股东补偿给PE。与此相对应的,如果公司在2012—2014年的销售收入与净利润等于或高于约定数额,PE允许公司在未来以5.48元/股向彭潮定向增发不高于新司总股本8%的股份。

    本文由93年茅台酒回收_酒业资讯,酒类信息_梦酒信息网发布于招商展会,转载请注明出处:浏阳河深陷五粮液断奶风波:举步维艰 背巨额债

    关键词: 招商展会